黑桃鹿

love Andrew, love world.

[德哈]马尔福的高潮日(pwp一发完)



·ooc严重无剧情,灵感来源杀死汝爱


·想要爱心!!想要评论!!


Summary:现代大学AU,哈利和马尔福先前不认识,无脑小黄车一发完。


   千万不要和你的狐朋狗友玩大冒险。哈利诚挚的为你献上人生警句。


     让我们将时间推回到五分钟之前,啤酒空瓶还在咕噜咕噜的转动,咖啡桌还围坐着几个的好友。然后啤酒缓缓停下,硬币大小的瓶口直直指向哈利。


     在哈利听完朋友笑嘻嘻提出的惩罚之后,梅林在上,他在这咖啡桌的范围内再也没有一个朋友了。


     “哈哈哈终于轮到你了!我得好好想想…嘿!哈利,看到那个图书管理员了吗,去把他手上禁区的钥匙偷出来。”


      哈利顺着他手指方向看过去,远远就能看见玻璃窗后一个铂金脑袋闪闪发光。


      哈利认识他,马尔福家的少爷,成绩优异的化学奇才,一头金发到哪里都很招摇。当然,他也不是因为这些外在条件认识马尔福的,真正让Harry记住他的是出了名的刻薄和女生口中有关他无休止的绯闻。


     不仅让他触犯校规,还想让他得罪马尔福,毫无疑问,这位旧友是存心的。


    但是言出必行的家教是刻在骨子里的,再怎么不情愿,哈利还是走向了图书馆。


     如何偷走马尔福的钥匙还能不被发现?


     好问题。正常情况下,答案是不可能。


     哈利装模作样的拿走一本书,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观察着马尔福。


     他感到疑惑,为什么马尔福家的少爷会来做图书管理员?以这个疑惑为起点,哈利的脑海中联想出了极多和马尔福有关的事情。


     马尔福的优渥的家世、擅长的领域、迷人的蓝眼睛以及仿佛永远不会断绝的、马尔福的滥交传闻。


    哈利的大脑风暴戛然而止,脑海中还未成形的念头让他脸颊泛红。


    他移开了偷窥的视线,窗外远处的咖啡桌旁边的损友张牙舞爪的催促他快行动。


    哈利深呼吸一口,抬手拍拍发热的脸,迈步向马尔福走去。


    哈利紧张极了,他发誓,他从来没有过勾引别人的经历。在他与那双银蓝色的眼睛对视之后,这种紧张感变得愈发强烈,大脑平白生出眩晕感,几乎难以保持声线的平稳。


    "I'm looking for a book,it's called…《The day Mafal coming》.(我在找一本书叫做…Mafal到来的那一天。)¹"


    马尔福将眉尾微挑,上下打量眼前的黑发男孩,他没能抑制住喉咙里发出的低笑声,显得玩味又轻佻。


     "Excuse me?(抱歉?)"


     "I really,really need it.(我真的,真的需要它)"


     马尔福下巴扬起一些弧度,黄调灯光下眼睛显得越发的蓝,如同审判幼兽的猎人,迷人而危险。


     哈利几乎以为他会被拒绝了。但是马尔福动了,他将一串钥匙放进口袋,想图书馆的深处走去。


    "Follow me.(跟我来。)"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房间,正中间是个稍长的木质方桌,四周墙壁向内凹陷,整齐排列着各种古典文学作品。整个房间密不透风,鼻息间都是沉郁的木香。唯有头顶繁复的吊灯,怜悯的向低处洒下昏黄暖光。


      落锁声打断了哈利纷飞的思绪。他抬眼,马尔福就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双手抱臂,笑容玩味。


    “谁能想到,黄金男孩哈利波特也是个欲求不满的同性恋。”马尔福特意拉长了最后几个字,仿佛要刻意惹恼哈利一样。


     马尔福上前一步,垂手指尖蜻蜓点水般从男孩的裤头抚过。


    “我猜你的内裤一定是白色的,纯洁又幼稚。”


    “把裤子脱掉,哈利。”



少爷的小车车



结尾一个小彩蛋

―――――――――――――――――――――――


此时的咖啡桌旁。

损友1:马尔福为什么要我们这样整哈利啊?

损友2:他这是喜欢哈利啊这都看不出。

损友1:???


[德哈]马尔福的高潮日



·ooc严重无剧情


·忍不住了2我先发个预告,还没写完


Summary:现代大学AU,哈利和马尔福先前不认识,无脑小黄车一发完。


   千万不要和你的狐朋狗友玩大冒险。哈利诚挚的为你献上人生警句。


     让我们将时间推回到五分钟之前,啤酒空瓶还在咕噜咕噜的转动,咖啡桌还围坐着几个的好友。然后啤酒缓缓停下,硬币大小的瓶口直直指向哈利。

     在哈利听完朋友笑嘻嘻提出的惩罚之后,梅林在上,他在这咖啡桌的范围内再也没有一个朋友了。


     “哈哈哈终于轮到你了!我得好好想想…嘿!哈利,看到那个图书管理员了吗,去把他手上禁区的钥匙偷出来。”


      哈利顺着他手指方向看过去,远远就能看见玻璃窗后一个铂金脑袋闪闪发光。

      哈利认识他,马尔福家的少爷,成绩优异的化学奇才,一头金发到哪里都很招摇。当然,他也不是因为这些外在条件认识马尔福的,真正让Harry记住他的是出了名的刻薄和女生口中有关他无休止的绯闻。


     不仅让他触犯校规,还想让他得罪马尔福,毫无疑问,这位旧友是存心的。

    但是言出必行的家教是刻在骨子里的,再怎么不情愿,哈利还是走向了图书馆。


     如何偷走马尔福的钥匙还能不被发现?

     好问题。正常情况下,答案是不可能。


     哈利装模作样的拿走一本书,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观察着马尔福。

     他感到疑惑,为什么马尔福家的少爷会来做图书管理员?以这个疑惑为起点,哈利的脑海中联想出了极多和马尔福有关的事情。


     马尔福的优渥的家世、擅长的领域、迷人的蓝眼睛以及仿佛永远不会断绝的、马尔福的滥交传闻。


    哈利的大脑风暴戛然而止,脑海中还未成形的念头让他脸颊泛红。


    他移开了偷窥的视线,窗外远处的咖啡桌旁边的损友张牙舞爪的催促他快行动。


    哈利深呼吸一口,抬手拍拍发热的脸,迈步向马尔福走去。


    哈利紧张极了,他发誓,他从来没有过勾引别人的经历。在他与那双银蓝色的眼睛对视之后,这种紧张感变得愈发强烈,大脑平白生出眩晕感,几乎难以保持声线的平稳。


    "I'm looking for a book,it's called…《The day Mafal coming》.(我在找一本书叫做…Mafal到来的那一天。)¹"


    马尔福将眉尾微挑,上下打量眼前的黑发男孩,他没能抑制住喉咙里发出的低笑声,显得玩味又轻佻。


     "Excuse me?(抱歉?)"

     "I really,really need it.(我真的,真的需要它)"


     马尔福下巴扬起一些弧度,黄调灯光下眼睛显得越发的蓝,如同审判幼兽的猎人,迷人而危险。


     哈利几乎以为他会被拒绝了。但是马尔福动了,他将一串钥匙放进口袋,想图书馆的深处走去。


    "Follow me.(跟我来。)"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房间,正中间是个稍长的木质方桌,四周墙壁向内凹陷,整齐排列着各种古典文学作品。整个房间密不透风,鼻息间都是沉郁的木香。唯有头顶繁复的吊灯,怜悯的向低处洒下昏黄暖光。


      落锁声打断了哈利纷飞的思绪。他抬眼,马尔福就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双手抱臂,笑容玩味。


    “谁能想到,黄金男孩哈利波特也是个欲求不满的同性恋。”马尔福特意拉长了最后几个字,仿佛要刻意惹恼哈利一样。

     马尔福上前一步,垂手指尖蜻蜓点水般从男孩的裤头抚过。


    “我猜你的内裤一定是白色的,纯洁又幼稚。”


    “把裤子脱掉,哈利。”


又帅又甜的加菲鹿。
最后一张乱入。
自截图自调色,来源《血战钢锯岭》

血战钢锯岭里少年气满满的加菲!!
太懒了目前只做了三个图。
自截图,自调色。

[德哈]Treasure⑴

·旧文重修


·ooc严重拒绝谈人生,下一章开肉我可能会难产吧


·观看愉快,希望喜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黄金男孩的绿眼睛以及他愚蠢的红色魔法袍就一直翻滚在Draco的梦里。


       大多数时候Harry的脸都很朦胧,他黑色的乱发被模糊了边界,身上的衣服也更像是黑与红交织的色块,唯独那双碧绿的眼睛,就算在梦里也能精准无误的集中Draco的心。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事实是Draco已经习惯了这些梦境,甚至还很喜欢。


        最近的梦有些不对劲。随着青春期的到来以及霍格沃兹情侣之间到处乱放的荷尔蒙,Draco惊恐的发现,这些由黑和绿组成的梦境正在向一些更不可描述的颜色转变。


       不,Harry绝对不是我的性幻想对象,绝不。Draco在梦遗之后的早晨安慰自己。




       Draco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下了爱情魔药,不然要怎么解释这些梦境。而他又为什么要打小报告,要参加魁地奇,要去招惹那只该死的大鸟?


       和梦境的限制程度一起增长的是Draco对救世主的窥视,他总是不由自主的看向右边的课桌,然后再将视线对准那双绿眼睛。


       迷人的绿宝石,看起来如同它的主人般勇敢又倔强。那双眼睛,生来就带着无辜和澄澈。其实它并不全是绿色的,在外围的地方带有一点点黄色,只在黄金男孩咆哮的时候才会明显些。阳光下虹膜颜色也会越发透彻,Harry的眼睛里就会呈现出一圈极好看的光圈。


       Harry的睫毛也很长,即使藏在眼镜后面Draco也能清楚的看到它们扑闪扑闪的样子,配上碧绿的眼瞳就像他年幼时从庄园看见过的珍宝,让他想起整个童年时代对私藏宝物的疯狂欲望。


       他想要占有这份珍宝。


      


        他想要Harry。


       


        Draco沉浸于对自己想法的震惊之中,直到Pansy用手肘碰了碰他的小臂。Pansy向格兰芬多的长桌给了个眼神,Draco顺着看过去。


       红毛小母鼬和Harry坐在一起,对着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讲个不停。显然Draco根本不在乎他们谈论的内容,因为他在乎的是两人几乎贴在一起的手。


       格兰芬多的巨怪们都没有羞耻心!特别是该死的破特!


       脑海中不知名的愤怒燃起烈火,Draco将表面现象粉饰太平,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自傲。几乎没有犹豫,他拖着长调出言嘲讽。


       “ 救世主和母鼬之间的爱情真是伟大,是不是?”Goyle和Crabbe很配合的发出嗤笑声。


       他看见Harry乱糟糟的黑头发转过来,面露愠色,绿眼睛里燃烧着羞恼,死死盯着他。


       Harry要生气了,Draco甚至都怀疑他腰间的另一只手中是不是紧紧捏着魔杖。所以Draco眨眨眼,将脑海中更恶毒的话从喉咙咽下,然后霍格沃兹的午餐时间就结束了。


―――――――――――――――――――――――――


         Draco托着下巴,修长分明的手几乎覆盖半张脸,他瞥到pansy见鬼一样的表情,依旧无动于衷。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也正在做的――就是盯着Harry的侧面发呆。


       他的目光落到Harry外翘的黑发上,然后是古板的圆框眼睛,清晰流畅的下颌,解开两颗扣子领带胡乱打的领口――典型的格兰芬多。


        显然黄金男孩并不会打理自己。Draco回想起今早自己用发胶花了半小时固定好的金发,一丝不苟的整洁领口以及袍袖上花纹繁复的家族扣饰。霎时间,小马尔福就像每一个马尔福白孔雀都会做的那样,骄傲的张开了尾屏。


       Draco心满意足的收回目光。没过几秒,视线又不听话的飘过去 ,在救世主领口裸露出的奶白色肌肤和屁股勾勒出的弧线上来回流转。Harry腰臀处的线条意外的迷人,他下意识的去吞咽口腔中分泌过多的唾液。


       该死的,他在心里暗骂。


       他放空大脑,将感官都沉浸在幻想里。



       穹顶布满古典暗纹的涂层开始下坠,将他包裹在虚无的黑色里。


       他闭上眼,有个温热的物体钻进他怀里,柔软湿润的嘴唇在脖颈上反复游走。微甜的蜂蜜味混着阳光下晒过的青草味钻进Draco的鼻腔。


        他睁开眼,怀里人的绿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湿润嫣红的薄唇微张着,像是伊甸园里的蛇在亚当心中埋下的贪婪种子。


       他被引诱着,将手伸入黑色袍子里抚摸纤细的腰际,几乎要把眼前人揉进怀里,荷尔蒙驱使着野兽直直冲向下腹。


       他吻了上去。




       “Draco·Malfoy,是怎样的正当理由能让你在魔药课上走神?”斯内普的毒液不出所料的定点喷洒。


―――――――――――――――――――――――


      “Harry·Potter以及....Malfoy先生,”Snape一字一顿,声音像是淬上毒药的钉子,生生的钉进两个少年的身体里。


      “把盥洗室打扫干净。另外,为了魔法课上被打破的坩埚,格兰芬多扣二十分。”Snape黑色的魔法袍随着脚步翻滚远去,只留下Harry和Draco相视而怒。


      “Potter,你想都不要想,这是家养小精灵才会做的事情。”Draco眉头锁紧,对眼前的救世主以及地上的水渍显得嫌弃且不满。


      “拿上你的拖把过来打扫,Malfoy。”


        Draco不情不愿拿过拖把,脸上精致五官都快皱到一块。刚抬头,就看到Harry将魔法袍脱下来,拉长的腰身就和他梦境里一模一样。


      “你在做什么?”Draco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惊恐。


       “我在脱袍子,这里容易打湿衣服。”Harry不明所以,随手将衣服放到干燥的台面上。薄汗早已打湿他白色衬衫,透出一股情色感。


       Draco的视线被他背部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吸引着,他突然觉得这里热极了,大脑黏黏糊糊,空气也变得湿漉漉。


       Harry在弯腰。是的,背对着他,弯下腰拖地。


       “一个人不应该和他的性幻想对象单独待在无人问津的盥洗室里。”他的脑中冒出这句话。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又悔恨自己实在意识的太晚因为他感受到了胯间挺起的欲望。




        如何在同性面前解释你的勃起


        Malfoy的家教中并没有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只能将魔法袍上唯一一颗扣子扣好,小心翼翼的掩盖住下半身的异样。


       Draco不动声色的后退,他想尽量显得自然一些,而不是惊慌失措的逃跑。梅林知道他现在有多想移形换影,这霍格沃兹该死的校规!!


       “Malfoy,你在逃跑吗?”Harry放下拖把,向前大迈两步,飞快的抓住墨绿色的袍角。


       简单的几个动作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Draco还来不及反应,魔法袍宽大的领口就从他肩膀滑了下去。


       更糟的是什么呢,是Draco和Harry都愣愣的看着袍子,视线一路下滑,他胯间的凸起变得显眼无比。




       那一瞬间,Draco脑海中名为理智的线断了。


      


救赎 ――《瑞士军刀男》有感


                                                
       敏感而自卑的人,这一生都学不会与自己和平共处。


       什么是人生?


       当曼尼向汉克抛出这个人类终极哲学问题的时候,汉克正战战兢兢踩在生与死的交接线上。

       他坐在树上,地下是獠牙血口的黑熊,不远处是鲜活的人类社会,而眼前是曼尼,在哭的曼尼。

       他们彼此都不知道这是否算是哭泣,毕竟尸体并不会哭泣,而曼尼的哭泣也更像是水从眼睛里涌出来,先是一滴两滴,然后流速越来越快,水珠汇成细小的水流,留过曼尼苍白而悲伤的脸。


        汉克的脑海中闪过很多片段,丛林里的公交车、火红色的头发、光晕下的两手紧握、狂欢后相依而眠的每个夜晚,以及坠入深渊的、苍白的曼尼。


        曼尼的回忆一个接着一个,曼尼的疑惑一个接着一个。


        “我们都要死了,这也是个回忆。”

        “人终有一死。”


         当汉克从树干上滑落的那一刻,他说,我懂了。我想他也真的懂了,这世间哪里存在因爱复生的尸体?

       正如他自己所说,“也许那只是大脑为了存活而制造出来的幻觉。”


       与其说曼尼是上天来拯救他的福音,不如说曼尼其实就是他自己。

       他需要逃离荒岛,所以曼尼可以产生气体充当动力。他需要水来维持生命,所以曼尼的胃灌满了水。他需要同伴交谈,所以曼尼能够开口说话。他需要回家,所以曼尼能为他指引方向。


       他需要自我救赎,所以曼尼出现了。




       影片中的自我救赎,主要是表现在三个层面。

       首先是肉体,能储水能打枪能充当燃气四肢还能打断树干,曼尼的多性能正是影片名瑞士军刀的出处所在。曼尼的出现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生存。


       其次是情感,影片中曼尼的话总是一针见血。

       “你想回家,那样你就能拥有爱了吗?但是你逃离那个地方是因为没有人爱你吗?”


       电影借曼尼之口,诉尽了青年情感上的所有不得意。

       归根究底,汉克所有的不得意来源于自卑。

       他敏感且感性,迷茫又胆怯。

       “我不觉得想她那样的女孩会和我在一起,连我自己都不想和自己在一起。”


       丛林公交里,曼尼问他面对心怡的女孩会怎么做。他说,我可能会等着,目送着她离开巴士,然后回家自己吃完一整盒披萨。

       夜晚篝火旁,他埋怨父亲不善言辞,从不表露出真实的感情。可他自己从不敢主动迈出第一步。

       父母之爱,男女之情。自卑与胆怯让他不敢接受自己。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就掐死在胚胎之中。


        “如果我回到家乡,见到她,我一定要每天告诉她我有多么想她。”

       丛林公交、狂欢之夜,曼尼一次次代他之口言说爱意。这即代表汉克,也鼓励汉克。

       他们在公交上牵手、在夜色中共舞、最后在月光下留住了未完成的吻。


       汉克终于做完了所有臆想中本应该做的事情。

       勇敢、主动、言说爱意。

      


       最后是人性。

       在一次次生存与情感的抉择面前,汉克最终能坦然面对自己所有的不完美,性格上的缺陷,样貌上的不足。

       曼尼成就他,曼尼救赎他。

       就像影片的最后,他抱着曼尼的尸体一路漂流、奔跑,来到最初的那片海域,他再也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


       也许每个人都有丑陋的那一面,也许我们都是丑陋的、要死的混蛋。也许只需要有一个人对此毫不介意,然后全世界的人都会唱歌、跳舞、放屁。人们的孤独感都会少一点。


      

       坦诚一些,接受自己。

       放弃那场和自己的漫长战争,抚慰你满目疮痍的不安心房,和自己握手言和。




       毕竟只有你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血腥爱情故事
自截图,自调色。

占tag致歉。

『救世主的梦境』短篇未完

·关于梦境的小脑洞,ooc严重,特.别.严.重
·先放一些小片段,后面是肉,还没想好要不要写
·欢迎德哈同好和我一起玩,over.


   
      他站在白茫茫的一片。



       时间,空间,情绪,感官,所有的一切都化作虚无,漂浮在白色背景的上空。



       可视的范围极短,大部分地方都被雾包裹着。他能从远处看见孩童时期的自己,然后镜头从远到近慢慢的拉近,他站在了雾中间。
       他静默着,平静的,像是等待什么东西到来。




       敲击声刺破层层的雾气传来,越来越近,在虚无中环绕。白色木马从雾里露出头来,他没来由的笑了,喜悦的情绪从头浸到脚底。




        骑上去的那瞬间,他突然记起来发霉的床头也曾有一个小木马,底部木头粗糙,弯成一个弧状。在无数个挨饿的夜里,发出“嗒嗒”的声音。




         冲出白雾,他才在发现自己在人流的中间。




       绅士小姐们绸缎的布料从他身边掠过,带起些冷风,空气中溢满金属般色泽,视野中只有一小块散发暖色,他顺着光线看过去。




       橱窗里有个女人,棕色卷发长曳及地,赤裸的双足初雪一般,融进棕的触须里。
       雪白的貂皮紧贴着她毫不加以修饰的肉体,从双峰中倾泻而下。她眼中一滩碧泉流转,周身散发温和的白光。




       他一步步迈近,横穿过如烟的人流。女人唇色如血艳丽明灭,贝齿张合间溢出低哑歌声,如同狂风巨浪中海妖勾人心魄的禁语。


                     Naissance et cimetière 
                          La vie éternelle
                         Le néant du platine
                     La naissance de l’aube     ①



       黑色从视野的边缘蔓延,无声无息。他感觉脚踩着一整片云团,缓缓下坠的感觉恐惧而美妙,黑化作难以触碰的雾笼罩在他身边。




       意识回笼,他看见自己降落在木质地板上,周身封闭静谧。眼前巨型墙壁上零星镶嵌着银色宝石,他走上去。肌肤与晶体相碰的一瞬间,宝石泛起蓝光,如同河流般缓缓流动,连接成一条白金的龙形。四颗宝石围绕,构成一个四边形,其中两个如同眼眸般柔和发亮。




       身后移动的木板发出低沉轰鸣,他转过身。




       木质的楼梯一路蜿蜒而上,扶手上刻满复古浮雕。他迟疑着,向唯一的出口走去。



       他一路向上,在这条仿佛望不见顶的楼梯上走着,独自一人。无措、急躁、恐慌,以及更多负面的情绪取代了原本的好奇。




       向下看,蓝光宛如一片虚妄,坠落和退缩都是泯灭。向上看,黑色穹顶遥不可及,再多的追逐奔走都显得徒劳。




       他就站在中央,脚下是死亡,头顶是黑暗,阴谋和苦难将他左右分割成两半。




       他狼狈的颤抖,在原地迟疑着,直到巨龙翅膀从落地窗前掠过,低吼混在风里呼啸而过。
       他想,是时候了。所以他向楼梯外侧踏出,再向下跌去。




       巨龙将他从深渊里接起,一路向天空飞去。




¹                          诞生与坟茔
                           永恒的碧渊
                           白金的虚无
                           启晞的生命

知乎体[你见过什么样的奇妙爱情?]

·主cp德哈/斯卢
·严重ooc预警,私自添加情节很多
·想法还挺多的,有人看就继续往下写

                 [你见过什么样的奇妙爱情?]

       @马尔福家的福灵剂

       谢邀。
       我见过很多奇妙的爱情故事,比如韦斯莱兄弟、我的两个青梅竹马以及斯内普教授的黄昏恋。

       但是根据家里金毛时不时的冷脸来看,我想我应该写写我和他之间的爱情故事。

       相识九年,互相敌对七年,互相暗恋四年,毕业后同居两年。小时候我把他当成一个幼稚鬼鼻涕虫,当成对手,当成暴露弱点的镜子,当成控制情绪的修炼。唯独没有想过他成了我的心动,成了我的伴侣,成了我的金色飞贼。

       其实一开始发现自己总是被那颗油光蹭亮的铂金脑袋吸引目光的时候,我是很迷茫的。蛇狮之间的爱情,简直就像扯淡。更何况我心动的对象还是高贵冷艳的傲娇马尔福。

       在把自己埋在格兰芬多的被子里整整一个晚上苦思冥想都无果的时候,我终于决定向学霸发小寻求一个可行的方法。

       小马尔福铂金的脑袋大老远就在发光,脚下一顿,正打算掉头走人。Draco拖着长调的声音就钻进了耳朵,出于多年的习惯,我下意识定住脚步,死盯着步伐优雅摇摆走开的斯莱特林毒蛇。

        苍云白狗,阳光正好。Draco的眼瞳在阳光照射下更像是灰蓝色,从四周淡出浅浅的灰白色,光线和浅金的头发融为一体,呈现出梦幻般的朦胧。

       “Potter.”他的声音刺破空气中细微繁多的白色浮尘,独特的爆破音直直的敲击上我胸腔里的某个部位。

        噗通,噗通,噗通。

        去他妈的格兰芬多,去他妈的斯莱特林,去他妈的马尔福。
       我只知道自己心擂如鼓,那一瞬间我突然就像明白了。

       我喜欢这个幼稚鬼。

        喜欢他吸引我目光的傻样,喜欢他千纸鹤里的挑衅。
        喜欢他情不自禁微笑时候嘴角勾起的弧度,喜欢他从树上跳下来时候飞起的魔法袍。
        喜欢他发怂的时候将嘴里的恶毒话悉数咽下,喜欢他穿上西装还爱摆一张臭脸喜欢他气势汹汹一步步走向我。
        喜欢他对我恶语相向的时候眼中只有我。


        我是Potter,他是Draco。

        我喜欢他,仅此而已。


        这就是从死对头到灵魂伴侣奇妙爱情――的开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