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y.

『救世主的梦境』短篇未完

·关于梦境的小脑洞,ooc严重,特.别.严.重
·先放一些小片段,后面是肉,还没想好要不要写
·欢迎德哈同好和我一起玩,over.


   
      他站在白茫茫的一片。



       时间,空间,情绪,感官,所有的一切都化作虚无,漂浮在白色背景的上空。



       可视的范围极短,大部分地方都被雾包裹着。他能从远处看见孩童时期的自己,然后镜头从远到近慢慢的拉近,他站在了雾中间。
       他静默着,平静的,像是等待什么东西到来。




       敲击声刺破层层的雾气传来,越来越近,在虚无中环绕。白色木马从雾里露出头来,他没来由的笑了,喜悦的情绪从头浸到脚底。




        骑上去的那瞬间,他突然记起来发霉的床头也曾有一个小木马,底部木头粗糙,弯成一个弧状。在无数个挨饿的夜里,发出“嗒嗒”的声音。




         冲出白雾,他才在发现自己在人流的中间。




       绅士小姐们绸缎的布料从他身边掠过,带起些冷风,空气中溢满金属般色泽,视野中只有一小块散发暖色,他顺着光线看过去。




       橱窗里有个女人,棕色卷发长曳及地,赤裸的双足初雪一般,融进棕的触须里。
       雪白的貂皮紧贴着她毫不加以修饰的肉体,从双峰中倾泻而下。她眼中一滩碧泉流转,周身散发温和的白光。




       他一步步迈近,横穿过如烟的人流。女人唇色如血艳丽明灭,贝齿张合间溢出低哑歌声,如同狂风巨浪中海妖勾人心魄的禁语。


                     Naissance et cimetière 
                          La vie éternelle
                         Le néant du platine
                     La naissance de l’aube     ①



       黑色从视野的边缘蔓延,无声无息。他感觉脚踩着一整片云团,缓缓下坠的感觉恐惧而美妙,黑化作难以触碰的雾笼罩在他身边。




       意识回笼,他看见自己降落在木质地板上,周身封闭静谧。眼前巨型墙壁上零星镶嵌着银色宝石,他走上去。肌肤与晶体相碰的一瞬间,宝石泛起蓝光,如同河流般缓缓流动,连接成一条白金的龙形。四颗宝石围绕,构成一个四边形,其中两个如同眼眸般柔和发亮。




       身后移动的木板发出低沉轰鸣,他转过身。




       木质的楼梯一路蜿蜒而上,扶手上刻满复古浮雕。他迟疑着,向唯一的出口走去。



       他一路向上,在这条仿佛望不见顶的楼梯上走着,独自一人。无措、急躁、恐慌,以及更多负面的情绪取代了原本的好奇。




       向下看,蓝光宛如一片虚妄,坠落和退缩都是泯灭。向上看,黑色穹顶遥不可及,再多的追逐奔走都显得徒劳。




       他就站在中央,脚下是死亡,头顶是黑暗,阴谋和苦难将他左右分割成两半。




       他狼狈的颤抖,在原地迟疑着,直到巨龙翅膀从落地窗前掠过,低吼混在风里呼啸而过。
       他想,是时候了。所以他向楼梯外侧踏出,再向下跌去。




       巨龙将他从深渊里接起,一路向天空飞去。




¹                          诞生与坟茔
                           永恒的碧渊
                           白金的虚无
                           启晞的生命

做头像做上瘾了,调色选择困难。
蛋妮果然是最好看的。

占tag致歉。

知乎体[你见过什么样的奇妙爱情?]

·主cp德哈/斯卢
·严重ooc预警,私自添加情节很多
·想法还挺多的,有人看就继续往下写

                 [你见过什么样的奇妙爱情?]

       @马尔福家的福灵剂

       谢邀。
       我见过很多奇妙的爱情故事,比如韦斯莱兄弟、我的两个青梅竹马以及斯内普教授的黄昏恋。

       但是根据家里金毛时不时的冷脸来看,我想我应该写写我和他之间的爱情故事。

       相识九年,互相敌对七年,互相暗恋四年,毕业后同居两年。小时候我把他当成一个幼稚鬼鼻涕虫,当成对手,当成暴露弱点的镜子,当成控制情绪的修炼。唯独没有想过他成了我的心动,成了我的伴侣,成了我的金色飞贼。

       其实一开始发现自己总是被那颗油光蹭亮的铂金脑袋吸引目光的时候,我是很迷茫的。蛇狮之间的爱情,简直就像扯淡。更何况我心动的对象还是高贵冷艳的傲娇马尔福。

       在把自己埋在格兰芬多的被子里整整一个晚上苦思冥想都无果的时候,我终于决定向学霸发小寻求一个可行的方法。

       小马尔福铂金的脑袋大老远就在发光,脚下一顿,正打算掉头走人。Draco拖着长调的声音就钻进了耳朵,出于多年的习惯,我下意识定住脚步,死盯着步伐优雅摇摆走开的斯莱特林毒蛇。

        苍云白狗,阳光正好。Draco的眼瞳在阳光照射下更像是灰蓝色,从四周淡出浅浅的灰白色,光线和浅金的头发融为一体,呈现出梦幻般的朦胧。

       “Potter.”他的声音刺破空气中细微繁多的白色浮尘,独特的爆破音直直的敲击上我胸腔里的某个部位。

        噗通,噗通,噗通。

        去他妈的格兰芬多,去他妈的斯莱特林,去他妈的马尔福。
       我只知道自己心擂如鼓,那一瞬间我突然就像明白了。

       我喜欢这个幼稚鬼。

        喜欢他吸引我目光的傻样,喜欢他千纸鹤里的挑衅。
        喜欢他情不自禁微笑时候嘴角勾起的弧度,喜欢他从树上跳下来时候飞起的魔法袍。
        喜欢他发怂的时候将嘴里的恶毒话悉数咽下,喜欢他穿上西装还爱摆一张臭脸喜欢他气势汹汹一步步走向我。
        喜欢他对我恶语相向的时候眼中只有我。


        我是Potter,他是Draco。

        我喜欢他,仅此而已。


        这就是从死对头到灵魂伴侣奇妙爱情――的开头。

――――――――――――――――――――――――――

[德哈] Treasure (1)

·第一次写同人毛病很多,礼貌的指出我会更正。
·ooc预警。
·观看愉快。

    

       Draco最近很烦,主要是因为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祖母绿眼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黄金男孩的绿眼睛和格兰芬多愚蠢的红色魔法袍就一直翻滚在他的梦里。但是随着青春期的到来以及霍格沃兹情侣之间到处乱飞的荷尔蒙,Draco惊恐的发现,这些由黑和绿组成的梦境正有向一些更不可描述的颜色转变的趋势。

       这简直就像一场愚蠢的暗恋,Draco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下了爱情魔药,不然他为什么要打小报告,要参加魁地奇,要去招惹那只该死的大鸟?

       那对绿眼睛,看起来和他的主人一样勇敢又倔强。它并不全是绿色的,在外围的地方带有一点点黄色,只在黄金男孩咆哮的时候才会明显一点。

        这是Draco私藏的秘密。

       Harry的睫毛很长,即使藏在眼镜后面Draco也能清楚的看到它们扑闪扑闪的样子,配上碧绿的眼瞳就像他年幼时从庄园看见过的珍宝,让他想起整个童年时代对私藏宝物的疯狂欲望。

        一如既往的,他想占有那对绿宝石,其中的风暴只为他涌起,其中的欢愉只为他绽放,他想要Harry的眼中只有他。

        他想要Harry。

        Draco沉浸于对自己想法的震惊之中,直到Pansy用手肘碰了碰他的小臂。

        Pansy向格兰芬多的长桌给了一个眼神,Draco顺着看过去。红毛小母鼬和Harry坐在一起,对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讲个不停。显然Draco并不在意他们谈论的内容,因为他死盯着两人几乎贴在一起的手。

       格兰芬多的巨怪们都没有羞耻心!特别是该死的破特!

       脑海中不知名的愤怒燃起烈火,Draco将表面现象粉饰太平,脸上表情一如既往的自傲。几乎没有犹豫,他拖着长调出言嘲讽。

       “ 救世主和母鼬之间的爱情真是伟大,不是吗?”Goyle和Crabbe很配合的发出嗤笑声。

       他看见Harry乱糟糟的黑头发转过来,面露愠色,绿眼睛里燃烧着羞恼,死死盯着他。

       Harry要生气了,Draco甚至都怀疑救世主的另一只手是不是紧紧捏着魔棒。所以他眨眨眼,将脑海中更恶毒的话从喉咙咽下,然后霍格沃兹的午餐时间就结束了。

―――――――――――――――――――

         Draco托着下巴,修长分明的手几乎覆盖半张脸,他瞥到pansy见鬼一样的表情。

       他依旧无动于衷,因为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也正在做的――就是盯着Harry的侧面发呆。

       他的目光落到Harry外翘的黑发上,然后是古板的圆框眼睛,清晰流畅的下颌,解开两颗扣子领带胡乱打的领口――典型的格兰芬多。

        显然黄金男孩并不会打理自己。Draco回想起今早出门前用发胶花了半小时固定好的金发,一丝不苟的整洁领口以及袍袖上花纹繁复的家族扣饰。

        霎时间,小马尔福就像每一个马尔福白孔雀都会做的一样,骄傲的打开了尾巴。

       他心满意足的收回目光,视线却不听话的飘过去 ,在救世主领口裸露出的奶白色肌肤和屁股勾勒出的弧线上来回流转。

        喉结不自觉的滚动,Harry腰臀处的线条意外的迷人。

         该死的,他在心里暗骂。

       穹顶布满古典暗纹的涂层开始下坠,将他包裹在虚无的黑色里。

        他闭上眼,有个温热的物体钻进他怀里,柔软湿润的嘴唇在脖颈上反复游走。微甜的蜂蜜味混着阳光下的青草味钻进Draco的鼻腔。

       他睁开眼,怀里人的绿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湿润嫣红的薄唇微张着,像是伊甸园里的蛇在亚当心中埋下的贪婪种子。

       他被引诱着,将手伸入黑色袍子里抚摸纤细的腰际,几乎要把眼前人揉进怀里,荷尔蒙驱使着野兽直直冲向下腹。

       他吻了上去。

       “Draco·Malfoy,是怎样的正当理由能让你在魔药课上走神?”斯内普的毒液不出所料的定点喷洒。